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鄂豫皖蘇區的文化教育事業

來源:史學月刊  日期:2017-03-02   編輯:肖晗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鄂豫皖蘇區的文化教育事業同其他建設事業一樣,是伴隨著革命政權的建立而產生的。

鄂豫皖蘇區的文化教育事業同其他建設事業一樣,是伴隨著革命政權的建立而產生的。 

一、教育事業的創辦和發展 

1.發展教育事業的措施 

由于鄂豫皖邊文化教育十分落后,而僅有的一點教育也是國民黨用來教育地主、資產階級子弟,培養剝削工農群眾、鎮壓革命運動的反動人才的。為了發展根據地的教育事業,培養革命人才服務于革命戰爭,蘇維埃政府在頒布的《文化教育政策》中,號召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努力發展無產階級的教育事業。明確規定:對工農分子實行免費教育;對地主、商人及一切依靠剝削別人的分子,征收特定額的學費;設立各種學校,培養各方面的人才,去參加推翻地主資產階級統治的事業。為了發展革命教育事業,蘇維埃政府采取了許多有力措施: 

首先是設立文化教育管理機構,把教育經費列入政府財政預算,克服教育經費困難。1929年12月頒布的鄂豫邊蘇維埃組織法中就規定,縣蘇維埃政府中成立文化教育委員會,鄉蘇維埃政府設文化委員,負責文化教育宣傳方面的工作。1931年7月召開的鄂豫皖區第二次蘇維埃代表大會重申:文化教育委員會是各級蘇維埃政府的常設機構,辦理蘇區內有關文化教育方面的一切事務。文化教育委員會內設立學校教育科,專門負責整理和創辦各類學校、教師養成所及審查學校教師資格等。文化教育委員會還負責審查各種教材,統一教材內容,嚴格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為根據,編定各種規范課本。為了落實蘇維埃政府關于教育為革命戰爭和根據地建設服務,教育同生產勞動相結合的方針,自上而下地加強了對教育工作的領導,建立健全了各種教育行政制度和教學政策管理。在根據地財政十分困難的情況下,蘇維埃政府也沒有忘記在減輕學生負擔的同時,在政府財政預算中劃出一定的款項來做文化教育工作。除了政府撥款外,還向剝削階級子弟征收特定的學費,組織學生勤工儉學籌集經費。1932年5月以后,鄂豫皖省文化教育委員會決定對入學兒童仍收相當學費,其中以中農為標準,貧農和雇農子弟只收相當中農的五分之三,而富農子弟則是中農的三倍以上。 

其次是培養教師隊伍,解決師資困難。由于根據地原有的教育基礎比較薄弱,教師也很缺乏,而那些教師主要來源于舊塾師。他們不僅人數少,思想也很守舊,不能適應根據地革命教育事業的需要。另外,隨著根據地的發展壯大,還有不少農村里比較新進的知識分子,統統參加了黨或蘇維埃工作,教師人才就更為缺乏。為了改變這種狀況,黨組織和蘇維埃政府采取以下辦法:對舊學校的教師給予教育、改造和使用:廣泛吸收根據地以外的革命文化工作者來當教師;舉辦師資培訓班,大批培訓教師,充實師資隊伍;聘請黨政軍干部兼任教師;建立赤色教師聯合會,研究學術以充實教材和良好教學法、管理法。為了使廣大教師安心教育工作,蘇維埃政府十分關心教師生活。本地教師待遇同脫產干部一樣,政府還分給土地,并組織群眾為他們代耕;外地教師的糧油由當地政府供給,并發給一定的薪水。黨和政府還特別注意提高廣大教師的政治思想和業務水平,采取輪訓班、報告會、座談會,編發政治問題小冊子等形式,使他們及時了解黨的方針政策,交流教學經驗。 

其三是重新編訂教材,適應新民主主義教育的需要。因為舊學校的教材充斥了“三民主義的、孔孟之道的、耶蘇教會的以及一切地主、資產階級思想的材料”,所以必須重新編寫、審定新的教材。新的教材必須以馬列主義為指導。根據這個原則,根據地文化教育部門組織編寫了許多新式教材,其內容既體現了為無產階級服務的方針,又適應學生的年齡、水平和學習時間的需要。

2.鄂豫皖蘇區教育事業的特點 

鄂豫皖根據地的創始人多為知識分子,他們深切地認識到了教育事業在革命戰爭中的作用,因此在根據地創建以后,一直非常重視教育工作,制定了許多發展教育的政策,認真解決教育工作的實際問題,使根據地的教育事業得以恢復和發展,并形成了自己鮮明的特點。 

一是普通教育與專業教育相結合。實行普及教育,創辦免費的學校,專門教育工農子弟,把他們培養成為工農謀利益,建立蘇維埃和革命的領導者,是蘇維埃政府的重要政策。根據地的普通教育包括列寧模范小學、列寧高級小學、列寧小學等。列寧小學一般以自然村為主,一村一所,每個鄉蘇維埃所在地都設立三四所。每個縣、區都辦有一所模范小學;學生不脫離生產。每縣設立一所列寧高級小學。普通教育是根據地教育事業的基礎。同時,蘇維埃政府還十分注意培養專門人才的專業教育建設。這些專門學校有紅軍學校——中國工農紅軍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第四分校(彭楊軍事政治學校)、財經干部學校、農業學校、紅色醫務訓練班、無線電通訊學校等。 

二是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相結合。蘇維埃政府不僅重視學校教育,而且對社會教育也很下功夫。由于在根據地建立以前,邊區文化教育非常落后,文盲比例很大。根據地建立后,提高廣大群眾的文化水平和階級覺悟,使之更好地擔負戰爭和支援戰爭的任務,便成為根據地文化教育工作中的重要任務。因此,黨和蘇維埃政府要求鄉機關駐地和每個列寧初級小學,在附近負責設立一所貧民夜校及通俗演講所、讀報班,以掃盲為中心,開辦了許多的識字班、夜校、半日校和各種業余補習學校,另外還有列寧室、讀報班、演講所等。夜學村村辦,不收學費,農民上夜學十分踴躍?;羯娇h第二區92個村,村村辦夜學,入學人數達萬人之多。1931年前后,赤城縣建識字班達103個,潢川、羅山兩縣也分別開辦了50個識字班。 

三是文化教育與政治教育相結合,在教育內容上把學習文化知識與學習馬列主義理論有機結合起來。在普通學校,除學習國語、常識、算術等基礎課外,還對學生進行愛國主義、共產主義和時事政治教育。教育內容也體現在課本中,如根據地編寫的《列寧初級小學國語教科書》中,載有《反對帝國主義歌》、《租界》、《地主》、《紅軍來了》等課文和歌謠。干部學校開設的課程更是突出了政治教育,課程上設置了列寧主義、社會進化史、共產主義ABC,游擊戰爭等。就是在夜校中除教學員識字、唱歌外,還講黨的政策、時事形勢等。 

3.教育事業的成就 

在黨和蘇維埃政府的領導下,根據地的教育事業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形成了獨特的教育結構和形式,初步建立了適應根據地實際、具有革命特點的包括普通教育、干部教育、紅軍教育、專業教育與社會教育等在內的教育體系。 

普通教育是根據地教育的基礎,發展非常之快,“在蘇維埃區域之農村,小學是普遍的建立”,“各校的學生均擠一堂,大有人滿之患。”干部教育的興辦,為根據地的黨政群機關,培養了一大批領導骨干和干部人材。紅軍教育的發展,為革命武裝輸送了許許多多的軍事指揮和政治工作人材。專業教育的舉行,為根據地輸送了急需的各類專門人材。 

根據地教育事業的發展,使邊區鄉村發生了巨大變化。淺顯易懂的教材揭示了革命的哲理,提高了廣大人民的階級覺悟,革命歌曲、翻身小調,激發了人民群眾的革命激情,鼓舞了革命斗爭。各類學校吸引著成千上萬的工農群眾,男女老幼爭相學習,農民高興地唱道:“分田又分地,自種又自吃,讀讀文化課,看看列寧報,唱唱革命歌,人人真快樂。”有些從前不識一字的,經過學習,能夠寫信,寫標語。過去許多農民家里供奉的神靈,而今卻換上了馬克思、列寧的畫像。“一切菩薩的神宇,都變作列寧學校了。”不僅解放了人們的思想,引起了社會的變革,而且還提高了廣大群眾的文化水平,為革命事業培養和輸送了大批骨干力量,有力地支援了革命戰爭和根據地的各項建設。

二、文化事業的建立與發展 

1.革命報刊的創辦與發展 

革命報刊的出版和發行,是根據地文化建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運用革命報刊進行宣傳、動員群眾的工作,是開展革命斗爭的重要手段。根據地革命報刊的發展很快,種類繁多,形式各異:既有黨報黨刊,又有政府機關報刊;既有紅軍報刊,又有專業報刊。據不完全統計,在鄂豫皖根據地創辦的報刊達50種以上。

在鄂東北,1929年創刊的有:《英特爾納雄納爾》,系中共鄂東北特委主辦,何玉琳主編,是黨內教育、黨外宣傳的刊物。第一期的主要文章有《怎樣才能統一中國》、《土地革命》、《被壓迫民眾的出路》、《發展日常斗爭爭取廣大群眾以準備武裝暴動》等?!度罕姟钒朐驴?,由中共黃安縣委主辦,戴季英主編。因其文字通俗生動,極受農民歡迎,影響頗大?!都t旗》由紅十一軍政治部主辦,鄭位三主編。以上三種刊物全系鋼筆油印。另外還有《黃岡通訊》、《鄂東北通訊》、《戰斗》、《火線》等。 

在豫東南,商城縣創辦的報刊有《咆哮》旬刊,《紅日半月刊》、《紅日》五日刊、《紅日報》、《少年先鋒》、《共產兒童》等。 

1929年,中共鄂豫邊特委出版的報刊有《我們的路線》、《列寧周報》、《工農兵》等。 

在皖西北,有《火花》半月刊和《紅旗》,這是皖西北特委機關報刊,由戴季倫、張建之、方英、秋風、薛英等組成黨報委員會,并由特委宣傳部負責編輯、出版發行。特委要求把這兩種報刊訂閱到每個支部?!痘鸹ā芬黄谧疃喟l行380份?!都t旗》系三日刊,出了9期,最多發行700份,深受群眾歡迎。另外還創辦了《赤色先鋒》、《盧森堡》周刊、《雪花報》等。 

中共鄂豫皖特委的機關報刊有《黨內生活》、《蘇維?!?、《紅色戰士》等。紅軍部隊的報刊有《紅軍周刊》、《紅軍生活》、《紅軍黨的生活》、《兵士運動》、《消息匯報》等。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成立后,創辦的報刊有《列寧報》三日刊、《蘇維埃報》三日刊,《紅軍報》、《戰斗報》、《鄂豫皖紅旗》等?!抖踉ネ罴t旗報》是鄂豫皖中央分局機關報,1932年5月創刊于新集,成仿吾任主編。每期八開兩版,通過根據地的赤色郵政局發行,標價每份20文。一版登社論,二版登新聞,主要內容是配合反“圍剿”斗爭,報道紅軍的勝利、土地革命運動等。另外,根據地還創辦有專業性的報刊,如《紅日畫報》、鄂豫皖總醫院主辦的《顯微鏡報》等。 

根據地的報刊,不僅有黨政機關主辦的,還有紅軍部隊主辦的,也有群眾團體主辦的。既有黨政機關報刊,又有專業性報刊。根據地報刊的最大特點是緊密配合根據地的革命戰爭和各項建設,直接為革命戰爭服務。它在宣傳黨的方針政策、灌輸馬列主義理論,鼓舞人們的革命斗志、傳播文化知識等方面,起到了重大作用。 

2.群眾文化的興起 

群眾文化在根據地文化建設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鄂豫皖根據地的群眾文化建設,其內容包括:掃盲工作的開展、讀報班和俱樂部的興辦,宣傳隊和音樂隊的建立等。 

鄂豫皖根據地的黨組織和蘇維埃政府十分重視群眾文化建設,從根據地創建以后,就連續在黨的會議、工農兵代表大會上討論群眾文化問題,在關于文化教育政策中對群眾文化建設還作出過專門決定。1929年6月,鄂東北各縣第二次聯席會議關于蘇維埃問題決議案中,就提出“普及農村小學教育,設立農村夜校。”在關于訓練與宣傳決議案中,認為歌謠在農民群眾中有很大的宣傳作用,要求各地應使其普及。1930年3月下旬,中共六安中心縣委在七鄰灣會議上,強調發展無產階級文化事業,提出“擴大識字活動”,“加緊文化運動”。鄂豫皖區第二次工農兵代表大會頒布了根據地的文化政策:各級蘇維埃政府內應設立文化教育委員會,鄉村設文教委員,負責文化教育方面的工作。鄂豫省蘇維埃政府的文化教育委員會,下設的社會文化科,負責辦理讀報班、識字班、音樂隊、俱樂部、新劇團、化裝演講及一切社會文化事業。”經過各級蘇維埃政府的努力,在根據地內,群眾性文化設施普遍建立,俱樂部、讀報班、圖書室、通俗演講所、音樂隊、宣傳隊、新劇團、識字班(夜校)等遍布各地。 

宣傳隊是根據地文化宣傳工作中的一種重要的組織形式。早期,宣傳隊僅限于在重大節日、重要活動時臨時組織。1931年以后,根據地內逐步建立了經常性的宣傳隊。它以發表演說、教唱革命歌曲和演出節目為主要形式,宣傳黨的方針政策,紅軍戰士和赤衛隊員的英勇事跡,謳歌蘇區的新氣象,揭露國民黨反動派的罪行等。鑼鼓一響,載歌載舞,聯系實際,生動活潑。這種寓教于樂的宣傳形式,在宣傳群眾、鼓舞群眾、教育群眾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3.文藝創作和新型劇團的建立 

革命歌謠的大量出現,是根據地文化創作繁榮的重要表現和重大成就。“革命歌謠的宣傳效力最大”。因為各種文字宣傳,對于文化教育比較落后的根據地人民來說,不好接受。而革命歌謠卻為群眾喜聞樂見,它容易記、容易理解,容易被群眾所接受。用民歌、小調來表達自己的思想、情感和愿望,是大別山地區人民的傳統。所以,當人們把古老的民歌、小調賦予其新的革命內容時,深受廣大群眾歡迎。“赤色區域所有農民都盡唱革命歌,婦女、小孩沒有一個不記得一兩首來唱。”“隨時隨地都能聽見革命的歌聲,甚至白色區域里的婦女、小孩,也自然無顧忌的歌唱出來”。 

革命歌謠的內容很豐富,紅軍打了勝仗,區鄉蘇維埃政府的成立,歡迎白軍投誠,擴大紅軍、分配土地等,都被編入歌詞。用革命歌謠來宣傳黨和政府的主張、政策,在根據地取得了重大成就。據不完全統計,現在保存下來的革命歌謠,達千首以上。 

在根據地文藝創作中,還涌現了兩顆耀眼奪目的奇葩——《八月桂花遍地開》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它們最早唱在鄂豫皖,后來傳遍全國。除了革命歌謠的創作,根據地的文藝工作者還創作了大量的對話、詩歌、散文、小說、話劇劇本、漫畫等,極大地豐富了廣大軍民的文化生活。 

在根據地文化建設中,出現了一支新型的宣傳隊伍——新型劇團。他們活躍在根據地,演出歌舞、話劇、活報劇、黃梅戲、花蘭戲、茶花戲、對山歌等節目。根據地各縣幾乎都建有新劇團,有的鄉、集鎮、村也建立了業余劇團??h級劇團一般是抽調各區鄉宣傳隊、音樂隊的骨干組成的,或是改造舊戲班并重新招收青年加入組成的。在根據地影響較大的劇團有:商城、六安、黃安、新集、廣濟、霍山、霍丘等縣劇團和鄂豫皖省蘇維埃劇團。新劇團上演的節目,都是配合黨的中心工作而進行革命宣傳的。為了把黨的方針政策和革命道理通過藝術手段傳播給根據地人民,新劇團跋山涉水,風餐露宿,甚至冒著槍林彈雨,足跡遍蘇區。

4.文化建設的基本經驗 

鄂豫皖根據地的文化建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逐步發展,不斷完善,取得了令人矚目的輝煌成就。其基本經驗是: 

提高對文化事業在根據地建設中重要作用的認識,黨、政、軍、群齊動員,大力發展文化事業。根據地的領導者們認為,蘇區廣大群眾,在進行了土地革命、建立了蘇維埃政權之后,不僅要在政治上經濟上得到解放,而且必須實現文化上的完全解放。這就必須使廣大群眾從封建主義的文化束縛中解放出來,所以要以百倍的努力來進行文化教育工作。黨組織、蘇維埃政府是根據地文化建設的領導者和組織者,同時也要求紅軍、赤衛軍、青年團、工會、貧農團、雇工會、少先隊、童子團等基本群眾“施行更普通的社會教育”。如對于宣傳隊這種組織,要求紅軍,地方武裝和革命群眾團體都要成立,“每隊總要有一兩個黨員和團員,在里邊起領導作用”。在識字運動中,鄂豫皖區總工會還開展了工人識字競賽,并“由特區總工會制定一面很漂亮的紅旗,一面很粗劣的紅旗”,分別掛在成績最好和最壞的縣工會辦公處。政府和各革命團體還撥出專門經費開辦文化事業。 

正確處理教育和文化事業的關系,在發展學校教育事業的同時,搞好社會文化教育。鄂豫皖省文化教育委員會指出:學校是推動社會文化教育工作的一個最有力的支柱,學校對于社會文化教育要特別地給予重視,要注意識字班、宣傳隊、新劇小組、化裝演講隊等,把發動社會文化教育當作他的重要任務,在文化教育中擔任各項工作。 

領導動手,帶領文藝工作者進行創作。在戎馬倥傯的歲月,鄂豫皖根據地的領導者們,親自動手,進行創作。中共鄂豫皖省委書記沈澤民于1933年秋,在異常艱苦的戰爭環境中,帶病寫了一篇散文《木梓樹》,鼓勵大家堅持斗爭,迎接勝利。省委宣傳部長、省蘇維埃政府文化教育委員會主席成仿吾曾創作了大型話劇《七夕淚》和《識字運動歌》,省委常委鄭位三創作了《打倒國民黨》、《大別山上紅旗飄》等,鄂豫邊革命委員會主席曹學楷曾創作了《兵變歌》。徐朋人、王秀松、鄭行瑞等都為群眾寫了不少歌謠,僅陳定候一人就創作了20首歌詞。 

根據地文化事業的發展推動了根據地其他建設的發展,提高了廣大群眾的文化水平和思想覺悟,直接或間接地支援了革命戰爭。(路海江

甘肃快三今日推荐跟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