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惲代英蘇維埃政權建設思想及其貢獻

來源:光明日報  日期:2017-03-13   編輯:肖晗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廣州起義失敗后,在白色恐怖包圍中,蘇維埃政權在中國能否建立,蘇維埃革命能否取得勝利?這是擺在我們黨面前的重大命題。惲代英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深入思考并做出自己的回答。

廣州起義失敗后,在白色恐怖包圍中,蘇維埃政權在中國能否建立,蘇維埃革命能否取得勝利?這是擺在我們黨面前的重大命題。惲代英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深入思考并做出自己的回答。1928年3月12日,他在《蘇維埃的建立》一文中指出:要為建立蘇維埃政權而戰,促成蘇維埃革命的勝利,要分清形勢,循序漸進:一、“只要能夠將一鄉的敵人勢力驅逐消滅,便要即刻為那一鄉建立鄉蘇維埃。”因為“先建立區蘇維埃、鄉蘇維埃,比先召集權限代表會議成立縣蘇維埃,它的基本[礎]更堅實鞏固些。”(《惲代英全集》第九卷,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66頁)二、“在一縣一省或某一割據區內,雖然我們還沒有能力完全驅逐消滅敵人,我們可以在暴動已獲勝利地方,先建立起縣、省或割據區的蘇維埃,以號召在他范圍內的工農兵貧民群眾。”三、“便是在敵人的勢力之下,組織蘇維埃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對于暴動,亦是非常重要的。”文章清晰地說明了組織各級蘇維埃政權可以促進蘇維埃革命勝利:“我們越能擴大蘇維埃的組織,便可以越有力量號召群眾暴動,而且越可以保證暴動的獲得勝利。”(《惲代英全集》第九卷,第67頁)這些提法已經帶有“武裝割據”的思想內涵。 

惲代英不僅在文中指出了“怎樣促進蘇維埃革命的勝利”,而且還詳細闡述了關于蘇維埃政權的意義、蘇維埃制度的優點、蘇維埃政府的內部組織與職責以及在鄉、區、縣、市、省或割據區的各級蘇維埃建設架構等。如他指出,在省或割據區一級的蘇維埃會議代表應是“三百人以上”,由所屬各縣、市和各行業工會及產業界直接選舉產生,每三個月召開一次會議。在此基礎上選舉產生“七八十人”組成的執行委員會,每月召開一次會議,并繼續在執行委員會的基礎上選舉產生“九至十三人”的人民委員會,“每日開會討論決定一省或割據區域的各項事務。”(《惲代英全集》第九卷,第296頁)通過這些內容,已經能夠看到后來我們黨領導的各級蘇維埃政權的影子。

1930年2月15日至20日,惲代英以中央代表的身份,幫助和指導中共福建省委在廈門召開了第二次代表大會。這次會議分析了全國總的革命形勢,強調黨在白區的工作應利用合法的形式展開斗爭,不能盲目暴動;應深入與擴大土地革命,在游擊戰爭中建立和擴大紅軍,鞏固黨對紅軍的領導,向敵人統治力量較薄弱的閩南發展等,并通過選舉成立了新的福建省委。會后,惲代英到閩西蘇區考察。他通過廣泛接觸貧苦農民、紅軍指戰員和蘇維埃政府各級干部,對國民黨中重兵圍剿下仍能生存發展的閩西蘇維埃割據政權給予了高度肯定和支持。 

惲代英在《請看閩西農民造反的成績》一文中寫道:“列位,你們都聽說過國民黨張貞、劉和鼎、金漢鼎諸位大人,怎樣勞師動眾去圍剿閩西朱毛土共,你們都親身領受過國民黨攤派剿共公債,領受過反共軍隊拉夫騷擾的深仁厚澤,你們可曾知道閩西出了一件什么大了不得的事?”他強調:閩西現在的革命不是蔣介石打倒張作霖、吳佩孚,汪精衛革蔣介石的命那樣的革命,閩西農民是“要造反,他是要鬧一個天翻地覆,把全世界翻轉過來”。 

惲代英從四個方面論述了閩西蘇維埃割據政權與朱毛紅軍領導下的革命成就。一是“趕走了國民黨”。“閩西的農民把他們那里收租的地主土紳一起都打倒了”,“他們把鄉村所有的田地,都拿來重新分過,他們自己耕種便都歸自己享受。”而且,他們武力打跑了國民黨的官府,他們的革命是徹底的革命。二是“成立了蘇維埃政府”。從前,在地主官府壓迫下,閩西農民“簡直沒有法子活下去。有些農民一年都沒有米進口,并且連紅薯亦沒有吃,他們只有吃紅薯渣。”造反成功和建立蘇維埃政府后,貧苦農民不僅分田地,而且自己當家做主,“好比從地獄走上了天堂”。三是“土地歸農民”,“將地主、紳士的田地拿出來給佃戶與貧民分”。四是“分土地的方法。”“多半是拿各地人口與田地平均分配”,根據實際情況,閩西農民還進行了一些改良,“并舉行農產品展覽比賽,鼓勵大家發達農村生產”等(《惲代英全集》第九卷,第296~297頁)。 

就在同月26日,惲代英又寫下《閩西蘇維埃的過去與將來》一文,進一步肯定了閩西蘇維埃割據政權,他說:“閩西八十萬工農群眾從斗爭中建立的蘇維埃政權,獲得朱毛紅軍長期游擊戰爭經驗的幫助與指導,在政治上確實已表現出偉大的成績。”“在蘇維埃政府之下,無田地或少田地的農民都分得了田地,成年吃薯渣的貧農都改吃白米”,得到實惠的廣大貧苦農民明白了“只有拼命擴大斗爭才是一條生路”。不僅如此,而且廣大“農民漸次能發表意見,他們已經實行撤回不稱職的上級蘇維埃代表,婦女在蘇維埃中間的地位亦日益抬高”(《惲代英全集》第九卷,第299~300頁)。 

除了充分肯定,惲代英還對閩西蘇維埃政權提出了意見和建議:“群眾的創造力還未能充分發展,蘇維埃一切政治設施還表現很多自上而下的精神。”他強調:“黨不僅是要幫助群眾發展自己的意見,而且要幫助群眾自己做,這樣便可以使蘇維埃的群眾基礎更為鞏固。”惲代英也客觀地指出:“工農群眾在國民黨長期統治與欺騙宣傳下,現在還是第一次建立自己的政權,自然不會一件件事情都做到盡善盡美的,工農群眾現在已經有機會自己試驗,自己批評,并且隨時改正自己的缺點”,并號召說:“只有蘇維埃政權是工農群眾自己的政權。全中國工農群眾都應當起來為蘇維埃政權奮斗。”(《惲代英全集》第九卷,第301~302頁) 

由上可見,惲代英的《蘇維埃的建立》《請看閩西農民造反的成績》和《閩西蘇維埃的過去與將來》等文章和毛澤東的《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井岡山的斗爭》等文章有不少內在的相似之處??梢钥闯龃蟾锩『?,與毛澤東等革命家一樣,惲代英也開始研究向土地革命轉變的理論與實踐,特別是在探索如何建設蘇維埃政權方面,具有很強的前瞻性。他所提出的一些基本理論觀點和意見,對當時全國蘇維埃建設具有重要的作用,為中國共產黨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的產生、形成和發展作出了自己的貢獻。(申富強 

甘肃快三今日推荐跟号